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老百姓的欢笑声就是我最大的收获——对话著名曲艺家翁仁康

王晓斌     2018年09月21日 19:01

翁仁康: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曲艺家协会主席,杭州市文联副主席,杭州市曲艺家协会主席。浙江省第三届艺术明星,浙江省德艺双馨曲艺家,中国文联百名优秀青年文艺家。全国专业曲艺最高奖“牡丹奖”得主,全国群文最高奖“群星奖”金奖获得者。

王晓斌:杭州市书协副主席,编著出版有《中国历代画家佳作品鉴?余任天》《汉<石门颂>及其笔法》等多种出版物。

 

晓斌(以下简称王):翁老师,每次一见到您就想笑!就会想到您有趣的节目《我跟你说》,怎么样?先想给读者们来一段“我跟你说”,说说您是怎么走上曲艺之路的?

 

翁仁康(以下简称翁):当然可以!我出生在浙江萧山的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喜爱文艺。打小学开始,我就是一个学生故事员,那个时候乡村基本上没有文化生活,一个人讲故事,也会有几百人甚至上千人听,所以从那时起,我一直没离开过讲故事这个讲台。因为讲故事很锻炼人,也给我打下了说表功夫,到我十七八岁时,就学唱了绍兴莲花落,走上了民间演唱艺人的道路。先学说评话,后学唱地方曲艺绍兴莲花落。因为自己喜欢,就很自觉地在演艺上苦练。为此,我常常一个人踏着辆破车到杭州、绍兴去听莲花落、评弹,回来再自己摸索。从艺40多年来,我一直在田间地头、山区海涂的基层百姓之中演出。年复一年,走村串户,在舞台边、屋檐下过夜。我的创作源泉来自乡村,倾吐对象也在乡村,就是写农民想说的、唱农民想听的。即使后来调到省城工作,我每年也会在乡村演出一百场以上。

 

王:您说过您的表演艺术是“从乡村来,到乡村去”。我想这是您的作品和演出植根于生活,贴近群众,联接地气,从而极受老百姓喜爱和欢迎的主要原因。

 

翁:是的,基层成就了我,让我获得多项国家级奖项,让我多次登上国家级艺术殿堂与海外剧场。我也多次和我们的会员说“曲艺工作者要心甘情愿地扎根基层,因为,我们的天地在基层。如果离开了乡村,就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如果脱离了百姓,一定会两脚腾空,我们要做乡村百姓心目中的艺术明星。”我最喜欢的,还是生我养我的乡村和看我长大、叫我小名的乡亲。有件事让我最伤感。18岁那年的春节,与往年一样,我参加公社巡回演出队去演出。大年初三的夜里,我在演出完以后去厂里值班。外面大雪纷飞,雪花不时从瓦片缝里掉进来,只觉一个人好凄凉。第二天一早,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门外是哭泣的妹妹:父亲离世了。当晚,我们的演出安排在灯塔大队会堂。文化站长见我这个“主角”没到,派人来说,整个大会堂的人都等着,再不去要闹出乱子了。母亲轻轻地对我说:“你去吧。”记忆中,我演了四个段子,返了三次场。演出结束,掌声和喝彩声热烈,我还未下台眼泪就“哗”地下来了。观众哪里知道,此时我的父亲正躺在板头上呢。这件事让我愧疚,我不是个孝子。

 

王:如今,您每年坚持演出百余场,其中80%的是送戏到基层。听说您一般不参与做广告,即便偶尔为之也是为了公益,而且分文不取,全部捐给曲艺协会。可以说,您作为中国文联百名优秀青年文艺家和浙江省德艺双馨曲艺家,是当之无愧的!

 

翁:有的时候因朋友所托也会有推不开的时候,但现在商业广告一般我不做的,不敢伤了观众的心,父老会接受不了。以前做了,收入也是用于曲艺事业,因为曲艺艺术是个体艺术,要多方关心。至于去乡下演出,这是我最愿意做的事情,因为服务当地百姓,是地方曲艺的灵魂,而能给老百姓带去欢笑也是我个人最大的快慰和最大的收获。

 

王:现在的年轻人对传统文化,尤其是戏剧曲艺似乎不太感兴趣,越来越有隔阂了,不知莲花落的传承情况怎样?

 

翁:这需要在形式上让现代年轻人接受,在内容上要创作出符合当今社会的正能量的节目。而当前曲艺队伍青黄不接的状况,是我这个老曲艺人最着急的事。曲艺演员是“个体户”,每个作品的创作和上演都得靠自己。想拿出一个让观众认可的节目,不吃苦是不行的。现在很多年轻演员急于求成,不想付出只求回报。我们老演员在做好“传帮带”的同时,还要以身作则,为青年一代做好榜样。令人欣喜的是,为了让更多百姓听到喜爱的节目,在农村书场和剧院日益减少的今天,我们的会员志愿者,在各地开辟广播、电视栏目,让更多的优秀曲艺节目通过现代媒体走进了百姓家中。到目前为止,已有一百多名会员,都在地方电台、电视台开设了“说新闻”“唱曲艺”栏目,曲艺节目和栏目在全省的银屏纷纷展现。我们全体会员都要行动起来,带着自己一颗火热的心,走到各个乡村的血脉之中。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