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
数字丝绸之路与经济全球化

龙永图     2018年08月30日 18:59

在面对逆全球化的潮流越来越严重的形势下,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新的形势,破逆全球化局面,我想提出三个措施。

 

以进一步扩大改革开放行动来应对逆全球化的潮流

经济全球化对世界经济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这一点连西方的主流经济学界和主流媒体都不得不承认。620日《泰晤士报》指出,几乎可以肯定,历史会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贸易发展做出正面评价,通过降低关税和提效配额,国际贸易帮助数以亿计的世界公民摆脱了贫困,中国就是最好的典型。中国通过40年的改革开放,深入地加入了全球化历史进程。目前,在经济全球化出现逆转的过程当中,最主要的表现形势就是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

比如中美的摩擦问题。美国政府对中国500亿美元的产品增收高关税,中国也提出了反制措施,中美贸易战已经箭在弦上、一触即发。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作为多年参加贸易谈判的中国代表,我认为如果中美两方能够坐下来好好谈,中美贸易摩擦是可以解决的。

中国政府贸易谈判遵循三条原则:一是如果对方提出的要求符合我们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符合中国人的利益,我们就接受;二是如果对方提出来的要求符合改革开放的要求,也符合我们中国人的利益,但是我们暂时做不到,就可以谈判一个时间表,努力做到;三是如果对方要求不符合改革开放的方向,也不符合中国人的根本利益,就坚决顶住。

我仔细分析了美国提出的关于这一次中美贸易摩擦的三个主要问题:一是降低中国对于美国贸易的巨大顺差,要消除他们对华贸易逆差。二是让中国解决吸引外资政策、合资政策,包括万亿合资企业股比政策,也就是他们所谓强制性技术转让要求;三是解决中国长期侵害美国知识产权的问题。这三个问题的解决,基本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方向。

解决贸易逆差的问题,无非需要中国多进口一些美国商品,中国可以做到这一点。经过40年改革开放,中国相当多的老百姓富起来了,已经形成了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同时正在进行快速的消费升级。在此种情况下,满足更多进口商品的需求,不仅符合老百姓的利益,也符合我们调整对外贸易政策的方向。过去对外贸易政策基本以出口为主,现在我们必须调整对外贸易政策,重视出口的同时更多关注进口,这也符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积极增加进口的要求。因此,解决和美国的3000多亿美元贸易顺差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合资政策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不得已而为之的。当时,中国只有土地和廉价劳动力,没有资金,中国和外国的合作基本采取合资形式。同时,在一些比较敏感的领域,比如金融、通信、汽车等,为确保中国企业的基本利益,曾提出关于限制外资股比的举措,这是中方和美国、欧盟等其他国家长期谈判的结果,而且写入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协定。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我们认为现在条件已经成熟,可以解决合资的问题,而且在股比问题上,我们在绝大多数领域中都可以放开。即便是像汽车领域这类极少数的行业,也都有一个放开的时间表。因此,和美国谈判解决中国外资政策也是完全可能的,因为这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也符合美国需要进一步扩大对中国市场准入的要求。

关于解决所谓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这一直是中美双方矛盾的焦点。这些年来,中国在解决知识产权问题上已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一点连美国、西方都不得不承认。我认为解决关于所谓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因为现在中国实行创新驱动战略,对于知识产权,外国企业需要保护,中国企业更需要保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解决和美国关于知识产权的争论也是完全可能的。

美国在这次中美贸易初期提出的主要诉求是完全可以解决的,只要美国有更多的耐心和承受能力,我相信中美贸易摩擦、中美贸易战是可以避免的。但是,美方没有耐心,采取了强加于人、咄咄逼人的战略,这使贸易战的出现越来越成为可能。当然,从整体来讲,我们并不怕贸易战,500亿美元仅占中国整个对外出口2.2%。但是,对美国征收高关税会损害中国企业的利益,我们想尽可能避免这场贸易战,这对美国也是有好处的。

当年的入世谈判,在美国强大的压力下,我们曾经做出一些痛苦的决定,比如放开外贸经营权。过去中国进出口贸易由一两百家国营贸易公司垄断局面被打破,成千上万中小企业加入到国际贸易的行列,使中国的对外贸易出现了井喷式的发展,从而使中国对外贸易,特别是出口,在中国入世以后连续5年以20%-30%的速度增长,这也是造成中美贸易极端不平衡的根本原因。    

中国加入贸易谈判正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历史进程当中进行的,中国在国际上所做出的一些积极的承诺,极大地推动了中国改革。我相信如果这次中美贸易问题能够达到根本性解决,不仅对美方有好处,对中国也有好处。

通过积极增加进口,中国会在不久的将来不仅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而且成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标志着中国真正成为了世界贸易强国,也真正实现了过去长期想在全球贸易体系当中起到的引领作用。如果这次中美贸易摩擦能够得到真正解决,在吸引外资政策上做出重大调整,改善中国吸引外资环境,中国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吸引外资的国家。同时,通过进一步加大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和措施,中国将成为全球创新环境和营商环境最好的国家之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在应对贸易保护主义、在应对逆全球化的调整当中,能够做到的就是坚定不移地实行对外开放的政策,这是我们应对逆全球化、应对贸易保护主义最重要的行动和措施。

 

要以科学技术的创新发展应对逆全球化的潮流

过去一直争论什么是经济全球化最重要的推动力量,有的人说是市场的力量,有的人说是政府的力量,有的人说是体制的力量,但是大家都形成了一个共识,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才是推动全球化最重要的力量。全球化最大的成果之一就是构建了一个空前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产业链、全球价值链、全球供应链。在这样一个价值链体系当中,即便是最大企业,也不可能离开这样一个产业链和供应链;哪怕是最小的企业,或是一个家庭作坊,也可能成为全球产业链的组成部分,这就是全球化带来的巨大的变化,主要依靠科技的力量。

目前,反全球化的贸易保护主义正在开始破坏这个来之不易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怎么办?既然新的科学技术是全球化最重要的推动力量,那么运用新的科学技术创新也是来破逆全球化这个局的最重要的举措。跨境电商是在互联网等技术推动下所形成的新型国际贸易形式。在当前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所形成的全球国际贸易悲观气息当中,互联网所推动的电子商务,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坚定了我们对经济全球化发展的信心。与一些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相对比,“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通过把营销、支付、物流、金融服务打造成了全球背景下的新的产业链,把投资和贸易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消除非关税壁垒,提高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形成了经济全球化发展新的亮点。哪怕在遥远的非洲,没有大型商场,但这些国家正处在高速增长的阶段,过去非洲的17个国家的GDP增长率超过5%。因此,有部分人认为,到2020年一半以上的非洲人都会有自己的购买力,非洲即将成为巨大的新兴市场。

由于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全球化的浪潮已经从西方发达国家迅速推向以“一带一路”为代表的沿线发展中国家,成为经济全球化一片新的天地。我们相信,跨境电商数字经济为新技术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推动力量,这是决定新一轮全球化的主要动力,贸易保护主义不可能阻挡全球化的发展。

 

以大力发展中小企业应对逆全球化的潮流

过去,跨国公司是全球化的载体,正是他们通过全球的贸易和投资实现了全球化。现在,跨国公司的这些作用正在发生变化,我们不能把筹码都压在跨国公司身上。新的技术,特别是数字技术、互联网技术,使全球成千上万中小企业参与到全球化进程中。跨境电子商务发展过程中,不仅包括了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还包括了成千上万的个体消费者,他们成为全球化的新兴力量。不仅是跨境电商自身的发展,它们更是利用大数据,推动了许多制造业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发展。在目前国际贸易保护主义严峻形势下,杭州综试区围绕服务实体、推动融合发展的实践,具有特殊价值,特别值得我们注意。

杭州综合试验区建设3年来,培养了8000多家跨境电商企业,并通过实施一系列的专项行动,形成了新的制造、新的服务、新的外贸,使杭州许多传统制造业取得了骄人的成就。我们希望,杭州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的做法能够不断地在全国复制,从而在新的贸易条件下,推动中国国际贸易发展带动制造业,重构国与国之间的产业链和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贸易链,这就是我们破逆全球化的重要举措。

在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民粹主义越来越严重的时刻,我们要采取一个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进一步促进国际贸易的发展。通过建设数字丝绸之路,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的历史进程,积极应对贸易保护主义所带来的消极影响,这些实际举措值得各方重视。

 

本文系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原博鳌亚洲论坛理事、秘书长,全球CEO发展大会联合主席、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席龙永图在“潮起钱塘?E揽全球”第三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上的发言摘编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