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读《活出精彩:沈志荣叙事作品选》

余小源     2018年07月26日 18:54


青少年时,我喜欢苏轼的一阕词,以至现在还能背诵:“湖山信是东南美,一望弥千里。使君能得几回来?便使樽前醉倒更徘徊。沙河塘里灯初上,水调谁家唱?夜阑风静欲归时,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宋熙宁七年秋,杭州太守陈襄将罢任,离杭前宴客,苏轼即席赋此词赞陈。

文学如大潮起落。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江南》文学杂志当编辑,到县里文化馆(那时还没有县文联、作协)随便搞个文学讲座,五毛钱一张票,文学青年盈窗盈门。现在多元化文化的情势下,就是倒贴5元也没人听。但是大潮退落,沙滩上总会死粘着几块彩贝,志荣便是凤毛麟角之一。

大约1984年,《江南》经历风雨后要复刊,恰好杭州市作协在满觉陇民居组织了一个笔会,我应邀前往。说是笔会,大家难得一聚,乱哄哄如大联欢,除了扑克,就是老酒。其时我正看了《冰鉴》,茶后饭余就给众人看相,牵强附会,胡说八道。志荣三十挂零,却早生华发,我说人老谓鹤发,年少发白必有煞。吓得他第二天5点不到就起床跑步锻炼身体。30多年过去了,当年笔会的衡夫、炳新、治平、仁柯、德平、仲衡、光玉、浙生,还有莉萌、建伟等,发财的、做官的、生病的、去世的,几乎没有再在搞文学创作的人了,只有志荣一人坚持至今,而且身体也越搞越好。从他的微信看,他马不停蹄,八方出击,一会儿写戏曲评论,一会儿做文艺志愿者,一会儿又参与社区公益活动……忙得不亦乐乎,他还自告奋勇为全国帕金森患者编了一本励志书。好事做极,身体更好了。

志荣为文,虽无马工枚速之才,却有冯梦龙无所不包之大才。这本集子囊括了他对的小说、散文、报告文学、故事等数十篇作品,虽少一点高雅,却多了份机智。岭上少彩虹,必然多白云,虽不能在文坛喧嚣,却可以怡悦自己和友人,这是一等风流。

综观全集,可归三字:

一为“真”。志荣是说真话做真事,打不烂的“铜豌豆”。在《我眼中的“儿保”风景线》中,他把“当官不换老婆”的总务科张科长写得活龙活现,人耿直,有点左,和我小时候接触的山东南下干部一模一样,拜生活所赐不走样!

二是“土”。志荣是杭州弄堂里混大的“豆儿鬼”,他对杭州的风俗习惯,语言典故了如指掌,所以在行文中无处不露出冯梦龙式的机敏、幽默。《茶楼棋缘》就是写老底子杭州人稔熟的象棋高手刘忆慈在延龄路“喜雨台”茶楼相亲的故事,特感亲切。土要土出味道,就成功了。美国福克纳写家乡邮票大的一块地方,写出了诺贝尔文学奖。志荣在“土”字上是很有潜力和实力的,也是他文学的一大特色。

三为“美”。志荣笔下的人物,都以美好的心灵为主,弘扬正能量,宣扬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文精神。在他写的崔巍、潘鸿海、缪宏波、金艳等众多文艺人物中,读者时时可感到美的享受,触摸到美的灵魂,让人身心愉悦,一种白云似的清欢。

志荣虽然在《唉,作家们“三自一包”》中透露一般文人出书难、发行难、稿酬难的酸甜苦辣,但是他为文的志向是坚定不移的。苏东坡作为通判赞其上司陈襄,“夜阑风静欲归时,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千年后此句用在志荣何尝不可?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