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数字货币不会颠覆现有的货币形态

张一锋     2018年06月12日 17:23

 


讲数字货币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们究竟为什么要发行数字货币?在几千年人类史中,大致可以把货币发展史分为这么几个阶段:最早是实物货币,实物货币有一个最大的缺陷,那就是它不容易分割;货币的第二个阶段叫称量货币或者金属货币。金属货币是人类历史上存在时间最长的一种货币形态,在中国,一直到1934年之前主要还是金属货币。全球第一张纸币也是在中国发明的,那是在宋代,我们把它叫作“交子”。

从纸币开始,货币的价值已经和货币的形态发生脱钩,换句话说,进入纸币时代,我们就进入一种信用货币的时代。而这种信用货币的时代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结束之后。在“牙买加协议”之后,我们的货币已经彻底和实物脱钩了。

最近几十年,随着电子支付的发展带来的电子货币的发展,我们心中不免产生疑问,数字货币应该是什么样子?它想解决什么问题?以及它想回答人类什么疑问?从货币发展史可以总结四个关于数字货币的认知。

第一,货币的每一次更替都是有两个轮子来驱动的。第一个轮子,社会经济变化的内在动力;另外一个轮子,科技发展水平是货币更迭的重要基础。数字货币未来也应该是这样一种逻辑,它是我们今天从现实经济进入数字经济一个必然的经济内动力。同时也是我们这几十年来,包括密码学的发展、网络技术的发展为数字货币的发展提供的重要技术基础。

第二,无论货币形态怎么改变,数千年里货币的基本属性、价值尺度、交换媒介、价值储藏这些基本特征并没有改变。对于今天的货币怎么进行认知,它是不是能够拥有价值尺度的特征,是不是能够充当社会里的交换媒介,这是我们评价未来数字货币是否合理的一些重要依据。

第三,数字货币是主权信用货币。虽然很多人质疑这一点,但从货币发展史来看,主权信用货币是数千年货币发展的最新阶段。所以一味强调货币供应量的稳定,其实是脱离了我们对于货币发展史的认知。

第四,货币形态的每一次发展,从金属货币到纸币,包括到今天电子货币形态的出现,每一次货币更迭都不是革命性的直接替代,而是会在一个长期渐进的过程中混用。数字货币即使出现,它也不会一夜之间颠覆现有的货币形态,它很可能在长时间内,和今天的纸币以及电子支付手段混用。

那么,几十年来,数字货币的发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1976年,赫尔曼出版了《密码学新方向》。这本书几乎涵盖了在1976年之后数十年里,全球密码学界所有的密码研究方向和相应取得的进展:默克尔树、拜占廷将军问题以及椭圆曲线加密算法。

以点对点传输技术为代表的新一代网络通讯技术,为今天数字货币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技术基础。第一位提出数字货币的理念、设计了数字货币模型的人叫大卫乔姆,他在1982年提出了Ecash的理论,描绘和构建了一个数字货币的世界,当然那时候的名字还叫“电子货币”。同时我们看到1977年哈希算法和哈希现金算法技术的问世,到2004年变成了可复用的工作量验证机制,这就是比特币POW的前身。

要谈数字货币,我们不得不提比特币。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有一位或者一群人,以中本聪命名发表了一篇论文《比特币——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200913日,比特币网络就开始运行起来了。2010年,过了一年多时间,有人拿它做交易,据说用1万个比特币买了2个披萨饼。

比特币究竟解决了哪些问题?数字货币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防伪。比特币尝试用密码算法来解决数字货币的防伪问题。货币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叫匿名,这个我们存疑,将来数字货币是不是仍然保留这个特征。比特币尝试用一种自动生成的公钥地址解决匿名问题,当然它还没有真正解决,这只是一种假定。

“双花”问题也是数字货币面临的挑战。数字货币和传统货币纸币的重要区别在于一张100元纸币交给你之后,我就不再有了。而数字货币世界里,一笔钱可能重复为两笔来花费。怎么解决一笔钱花两次的问题,这是所有数字货币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

经过理论界和技术界几十年的探索,大约从2015年开始,全球各国央行开始进入了法定数字货币的探索之路。2016年,英国央行提出了数字货币原型,它在比特币基础之上,尝试提出一种一国央行如何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理论结构和基础框架。20166月,世界银行在华盛顿举办了数字货币的会议,全球有将近90家的央行来参加这个会议。

2017年是各国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研究的一个重要推进年份,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挂牌成立。再看全球情况,新加坡金管局和加拿大央行,已经在进行基于加密代币或者加密货币跨境支付的研究和实验。国际标准化组织金融服务技术委员会(ISO/TC68)已经成立了一个工作组,专门负责数字货币代码的二级注册表标准工作。联合国最古老的一个下属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TU),去年也专门成立了数字货币的小组,并在去年5月份开始运行,同年10月份在北京召开了第一次工作组会议。

今天在主流金融机构里面,我们认为的数字货币应该是由中央银行发行的,当然未来也许会发生很大改变,但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数字货币仍然是以国家主权信用做背书的中央银行发行的。今天主权的信用货币对于维持币值的稳定性,对于一个货币能够作为一种价值尺度,目前来说仍然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区块链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虚拟货币的基础技术,我们对区块链的未来充满信心,深刻认识到区块链技术对人类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以及很多领域的突破带来了非常大的想象空间,虽然它今天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几年之后我们可能会看到有些探索是错误的或者失败的,但哪怕是错误和失败,也为区块链往前演进提供重要的价值。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