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变革创新,构筑互联网演艺生态圈

杭刊     2017年01月10日 17:30



      者:杭州的演艺业曾经经历了几次文艺体制改革,从上世纪 60年代风云变幻的文艺界,到如今风生水起的文艺圈,您是其中的见证者。

      叶玉珊:14岁进入演艺界, 50余年的累积,我与演艺界不仅有 着难解的缘分,更有着深深的情怀。 从专业戏曲演员,到院团负责人, 又转到艺术管理部门。经历了文艺界大改组、大变革的风风雨雨,杭州越剧院的组建,以及杭州滑稽艺术剧院、杭州杂技总团的合并重组,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心路。上世纪80年代,杭州文艺界围绕转制和职称评定进行了大力度的体制改革,我有幸作为一些政策酝酿与制定的参与者,见证了演艺界的历史变迁。一些政策在全国文艺界较有影响,杭州至今仍在实行, 如演艺人员提前退休的政策,不仅从舞台艺术规律出发,解除了艺术人员从业的后顾之忧,更为艺术人 才队伍建设,提供了良好的保障。当然,其间的反复曲折,也使我体会了诸多酸甜苦辣。

      者:演艺不仅仅是戏剧、 歌舞、杂技等表演艺术,更是包括 了演艺产品的创作、生产、销售、 消费及经纪代理、艺术表演场所等 配套服务机构共同构成的产业体系。 目前,杭州演艺行业的现状如何?

      叶玉珊:杭州文艺界一直保持 旺盛的势头,尽管是副省级城市, 但无论是艺术院团还是艺术作品, 一直在全国名列前茅。包括政府对文艺的政策扶持,也是令全国文艺界羡慕不已和热议的话题,在全国 都是可圈可点。 来,杭州演艺界的发展成果受到了全国的瞩目。杭州歌剧舞剧院的《遇见大运河》两年来在全国巡演了将近一百场,为杭州带来了很大的荣誉,下一步准备到海外进行巡演。杭州越剧院出人出戏成绩斐然,已经三进国家大剧院演出。地方剧种能有如此成就,业已成为业内热议的杭越现象。新建的杭州爱乐乐团,经过短短几年的努力,就跻身国内一流乐团行列,被业内视为奇迹。宋城演艺上市成为中国演艺第一股,《宋城千古情》推出十余年来累计演出 20000余场,创下了国内单个演艺节目的场次之最。金海岸演艺以杭 州为源头 ,在全国率先建立连锁演艺大舞台,多达16家。新青年歌舞团今年于新三板上市,又借此契机打造产业化的演艺平台,目前已经吸纳了上百家的演艺团体,涵盖演艺人员、舞美、跳舞、录音棚等, 逐渐形成了演艺一条龙的产业链。

      者:互联网时代的文化消费虽然具有快餐性 ,但好的作品依然会受到尊重和欢迎。观众对演艺作品的期待和要求很高,这是否会让演艺业的发展面临一些难题?

叶玉珊:杭州演艺现存的形态,从体制属性来看,有国有的、事业单位转企的,也有纯民营的;从表演形式来看,有传统舞台的、景区的, 酒吧的;也有室内的、室外的,形态各异。剧种之间、行当之间,各自的个性很强。上至主管部门,下到受众人群,目标要求与衡量标准各有把尺子。对象的不同,目的不同,评价机制的不同,似乎形成了两种轨迹、两种形态在交织中运行。一种以所谓的出人出戏为标杆(以文化口的考核评奖、职称晋升为典型); 另一种则是注重经济效益,以票房为追求。就市场经济而言,后一种显然更符合实际,但前一种又是文艺院团无法摆脱的现实。理论上讲, 两者并不矛盾,可以融合。但实际上运作差异很大,纠结也就在此。文艺体制改革之苦所以 可能也在于此吧!

至于难题,我看主要表现在:一是竞争力匮乏是短板。尤其是作品的原创,如何能不断拿出符合当代人审美趣味的作品。二是对戏剧艺术的重视程度仍然不够。三是演艺业整体上的转型升级还没有完成,市场发展环境有待进一步完善。四是人才结构不合理,缺乏高端的艺术人才和管理人才、营销人才。第五,也是最现实的一点,票价与居民的收入失衡。

    从根本上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顺应快速发展的多元社会,适应需求,找准定位,不断创新。不顺应变化,不在作品、服务和客源上及时作出适时的调整,必将陷入被动。而且这个调整期还不会短暂。我们一定要有打持久战 的心理准备和措施。

    者:在美国,高大上的百老汇,一个作品就可以创造上亿美元的票房。除了非同凡响的硬件设施、民众消费文化的积累,也离不开国家的扶持,国外是如何扶持演出市场的呢?

    叶玉珊:在美国,演员公会制定演员演出费用价格规范,根据演员的获奖记录、唱片销量(数码音乐点击下载量等)、社会知名度和美誉度等确定不同类型、等级演员的演出费用价格区间,以保持演出市场整体的长远有序发展,有效避免因短期利益发生恶意竞争。

在日本,也有他们的公益演出,剧场半价观剧会活动由日本演剧协会主办,至今已有30 年。日本主要城市都有数家提供半价票的剧场, 演剧协会每年定期向社会发布半价票演出项目,每月7000 张半价票由观众提交购买申请,以抽签方式发售。

    在日韩、新加坡和我国港台地区,分账制经营模式在商业演出中极为普遍。演出团体和运营机构以各自演出成本入股,共同承担演出风险、分享利润。这种模式有利于平衡各方利益,建立符合市场需求的良性价格体系。

    新加坡等地为保护本地企业, 同时也为控制演出成本,规定演出硬件设备必须本土化,不允许外埠企业的舞台设备进入当地演出场所。

    者:未来,演艺业会呈现怎样的趋势?

    叶玉珊:首先,我觉得随着社会的发展,市场的细分会不断出现新的演艺市场。随着家庭亲子消费需求逐步活跃,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带孩子去看儿童剧等演出;其次,旅游出行消费需求,让未来具有旅游观众基础的景区和城市演出将持续火爆;再者,观看演出已经成为都市人群重要的休闲方式之一。儿童剧、旅游演出、大剧场话剧、音乐节、演唱会等细分市场将持续保持高增长的态势。

    第二,移动互联网正深刻改变融资、营销、消费等产业链环节。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演艺项目通过统筹平台融资,更多的第三方平台将进入到演艺众筹的领域现场演出+付费直播模式将会成为新的演艺消费模式:企业可以依靠线下现场体,吸引有支付能力的粉丝。

第三,会有大量由热门小说或影视作品改编的粉丝戏剧出现。目前,有由人气小说改编成的话剧, 如《盗墓笔记》;由热门影视改编成的话剧,如《甄嬛传》;由动漫游戏改编成的儿童剧,如《植物大战僵尸》。依托原作人气,粉丝戏剧观众转化率高,更易成功。

者:即将到来的G20峰会, 也许将带动杭州演艺业一次新的发展浪潮,对于杭州演艺的未来发展之路,您有哪些建议?

叶玉珊:在行业管理方面,要积极运用互联网,进一步提高演出市场的监管能力。建立演出信息平台,形成信息共享。尤其是要能充分认识、利用互联网快捷、融合和接受面广的优势,与演艺的创作、生产、营销紧密的结合起来,为我所用。在市场经营方面,必须要创新演出机制。多元化探索演出项目股份制、合作制,从演出创作之始, 甚至场地规划筹建之初,就引入演出商参与投资。如下城的新天地即将引进太阳马戏团这个世界顶级的演艺劲旅,并将长期落户 杭州城北新天地,它在给杭州演艺市场绽放一颗耀眼卫星的同时,也会给业间带来不小的余震波。另外,透露一下,虎跑景区将与鸿艺影视文化公司携手,创新机制,以全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开发虎跑景区演艺新项目。明年初将有一台全新的旅游演艺产品面世。

    其次,要通过与企业合作,开拓市场。寻求企业赞助、冠名,牵手企业共同开拓演出市场也是演出运作的较新模式。业内也不乏动感地带周杰伦演唱会”“百事巨星演唱会等成功案例。这种合作模式, 一方面可以真正实现由赞助商为成本买单,另一方面可以使企业品牌借助演出的宣传得到提升。

    再次,要开拓更长、更完善的产业链。宋城演艺树立了很好的典范,积极地构建一个演艺生态圈。从剧作、剧本开始,有演员、公园的载体,是线下的一个巨大的平台。开启娱乐视频、OTA 在线旅游网站、综艺真人秀和影视剧构IT,充分运用互联网手段,开掘紧扣时代主题, 关注社会情感的产品。

    第四,要与金融业更亲密地接触与融合。戏剧、戏曲、格局和交响乐等艺术性、专业性、地域性较强的演艺企业,对资本对接的能力相对较弱。我们应该继续鼓励、支持建立针对演艺业的专业、专门银行,鼓励演艺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行股份制改造,这是演艺行业做强做大的必由之路。

    此外,要注重人才的培养与引进。这将增强杭州演艺产业的创新能力,使得国内演艺精品剧目增加, 演出活力增强。建议杭州可以参考相应机制建立杭州艺术基金,对经过市场磨练的人才和作品,予以奖励和推广,真正打造出一两个可以传诸后代的杰出作品。

    时代需要艺术与市场并行,只要我们沉下心来,去掉浮躁,经受磨砺,怀揣敬畏与虔诚之心、用心发掘, 一定会有惊喜在等待我们。杭州演艺, 必将迎来更加璀璨的明天!



《杭州生活品质》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