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小剧场:摆脱大舞台腔调,做一幕先锋剧

杭刊     2017年01月10日 15:25

 小剧场戏剧运动最早产生于19 世纪末20 世纪初的欧洲。以林兆华、牟森、孟京辉为代表的戏剧人,从上世纪80 年代末,就开始在小剧场上演他们的实验戏剧作品。1995 年北京人艺小剧场建成后,小剧场话剧成为了席卷中国话剧界的一阵狂潮,大规模地影响到了流行文化。

    在杭州,小剧场散落各处,大学校园的青春演艺、繁华闹市的文青暖房、古今交融的茶室驿站。人们走进小剧场,看的不仅仅是剧,更是自己理想的生活。

校园戏剧 黑白人生

瞧瞧这些瓶瓶罐罐。蝾螈、蜥蜴、蟒蛇、蟾蜍,翻着青白肚皮,它们多像大腹便便的教授。还有癌症标本、畸形的胎儿、猿人的头骨、圣徒的指甲,我就终日与他们相伴。这竟然是我的世界,这竟然就是我生活在其中几十年的世界!这也算是生活! 可这就是我的生活! 

六月初的一个下午,浙江大学玉泉校区的永谦剧场里回荡着铿锵有力的台词,浙大黑白剧社正在进行夏季大戏《盗版浮士德》的最后一次彩排,这天晚上, 他们在这里进行演出,上一场是在浙大的紫金港剧场。

    黑白剧社的前身是1937 年抗战之前成立的学生文艺社团, 当时称为黑白文艺社。在1997 年浙大百年校庆时,学校将前身为黑白文艺社的浙大艺术团话剧队复名黑白剧社黑白云者,意在申明收复时受日寇侵占之黑水白山之决心,及研判是非如黑白分明之求是精神。 黑白剧社社长樊建岐介绍说,剧社平时排演一些经典剧,如《我们的小镇》《艺术》等,也会有剧社的指导老师或老社员创作的原创话剧,如《斯人独憔悴》《求是魂》等,其中《求是魂》还登上过北京人民大会堂的舞台。

 王楠是《盗版浮士德》里魔鬼眉飞斯特的扮演者,与舞台上拥有恣意表情和夸张动作的眉飞斯特不同,走下舞台的他立马抛掉了舞台上鬼马的灵魂,带着腼腆的笑容说了声你好,看起来很有礼貌,很难想象他还是一位大一的学生。

王楠说,严格意义上讲, 这是他第一次在一部完整的戏中诠释一个重要角色,可以算是他的舞台初体验。虽然是学工科的,但专业与喜欢表演并不冲突, 在高中时,我就和同学排练过一些小作品。舞台是生活的一个缩影,表演是对生活艺术的升华, 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舞台演绎自己所理解的生活。 

一开始拿到剧本,王楠就很喜欢魔鬼眉飞斯特这个角色,导演也觉得他本人跟眉飞斯特的感觉很搭,可以撑得起来,就让他担任这个要角。舞台上的王楠把一个反派角色塑造得活灵活现, 给眉飞斯特的邪恶,赋予了一种执着的、小心思的可爱。正是这种魅力,让看过演出的观众直呼眉飞斯特好帅

樊建岐说,虽然他们只是一个学生社团,但是不仅仅把表演当作业余爱好,更是把它当做第二专业在培养。成为黑白的社员要经过指导老师和老社员的面试,需要具备一定的舞台表演功力。平时社员的培训都是请专业老师来做指导, 即便是在期末备考阶段,每一个人都是挤出时间来参加排练, 他们的排练强度一点也不比专业社团低。专业是黑白剧社对自己的要求,也体现了大学生们对戏剧表演的尊重。

独立剧场 文艺社交

在北京和上海,小剧场早就融入了市民的生活。而杭州, 话剧主要依托于大剧场,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小剧场还是一个新鲜而陌生的事物。我们木马剧场,是杭州第一家专业的小剧场。木马剧场经理方依兰说话颇有底气,观众都是带着好心情来看戏剧,我会让他们开开心心地回去,私人剧场的优势就是提供最好的服务。 

每每提到木马剧场,方依兰总是带着富有感染力的微笑。曾经是首届中国小姐风采大赛亚军的她,并不按牌理出牌成为一名演员,而是回家乡继承了家里的红木家具生意。23 岁时,方依兰已经成了金华小有名气的女企业家,甚至还收购了金华当地最大的地源热泵企业。大学时学的就是话剧表演,所以投资木马剧场,方依兰是投资自己的爱好。

    如今,以木马剧场为据点, 音乐、戏剧、表演秀、培训等一切艺术的可能性都在这里对接,聚散。大部分周末,方依兰和她的团队都在策划演出与观摩演出中度过, 把演出团队请进来、送出来。我们这里是文艺青年的聚集地。文艺是一种心态,是对自己认为的美好生活的一种尝试。 

小剧场源于西方,与一般剧场相比除了在规模上比一般剧场要,小剧场的剧和大剧场的也完全不一样,小剧场没有舞台,演员在观众席前的平台上进行演出,所有的演员离观众不到三米、两米甚至一米。演出时, 演员与观众一起被关在一个黑匣子里,无论是演员还是观众, 受到外界的影响都十分小,幕帘一拉,世界就只有这一场戏而已。演员甚至会走到观众席上来,观众可以听到主人公在自己眼前、身边、身后念着生动有力的台词, 跟着戏剧里的主人公去哭、去笑去思考、去理解,这种5D 体验正是小剧场所独有的魅力。

   “从广义上讲, 剧场是一座城市的文 明标志。在一些发达国 外的城市,15万到20万人就 会有一座剧场。杭州的市区常住 人口已经突破 900万,但是大大 小小的剧场不超过十个,这个比 例是远远不够的。方依兰说, 杭州,作为一座国际化的城市, 有必要加强这方面的建设,无论 是剧场方面,还是本土的剧团和 观众,都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剧 场,来增添杭州的文艺气息。 虽然目前,杭州的观众还 没有养成观看小剧场话剧的习 惯,在方依兰看来,杭州的文艺 演出软硬件环境都很出色,相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剧场会成为越 来越多人休闲娱乐的选择。

体验昆曲 游园惊梦

    在人来人往的河坊街一角, 有一处石库门式建筑,青砖高墙 上嵌着红底白色的三个字—— 乐堂。踏进御乐堂,悠扬的昆曲 如轻烟般钻入耳帘。御乐堂的金字招牌就是体验版《牡丹 亭》,这种融入现代元 素,将古典演绎形式 原汁原味呈现出来的 表演,赋予了传统戏 剧新的生命力。

    御乐堂的总经理 戴志清说,在做《牡丹 亭》之前,他和投资人做 过市场评估。2013年11月,白 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在没有 任何广告的情况下,仅仅通过渠 道销售就卖得特别好,让他看到 了昆曲在杭州的市场。杭州这座 城市,对传统文化有着强烈的热 爱。他与投资人有了经营高端昆 曲小剧场的想法后,戴志清离开 了之前工作的红星剧院,机缘巧 合地联系到了浙江省昆剧团。经 过 多方商讨,2014年4月,御乐堂开始正式运作。

    御乐堂的小剧场与一般的 小剧场比,有自己独有的魅力, 小而精、小而特。它很小,小到 只能容纳 66人。剧场里有与《牡 丹亭》的故事相辉映的雕梁画栋, 所有的细节都是为了这出戏而打 造。没有麦克风,没有扬声器, 近在咫尺的昆曲演员,一颦一笑 都值得观众细细品味——杜丽娘 在耳边的呢哝和她打在观众脸上 的水袖,营造出了一出独特的游 园惊梦。

    虽然御乐堂只演《牡丹亭》, 但并不影响客人们反复来听,来 了五六次的客人也有。戴志清说, 因为我们的《牡丹亭》不断在改, 已经改到第 18稿了,不是大改, 而是微调,主要是台词的删减与 增加,还有演员表演细节的改动, 演员也是 AB角在调整。经典的 演出百看不厌,再加上小剧场的 优势,演员的表演细节会被放大, 所以每次来,都会感觉是看了一 出新的《牡丹亭》。

    御乐堂除了三楼的《牡丹 亭》表演,一楼是堂食区,二楼 是御乐堂茶道、花道活动的场所。 作为一家经营了两年的民营文化 驿站,戴志清讲,虽然一开始有 些困难,但民营剧场调控比较自 由,可以专心地面向市场,做更 符合市场需求的演出。

    在收获体验版《牡丹亭》 成功之余,戴志清也收获过很多 感动。曾经组织的一场听戏品茶 的雅集活动,总共有40多人参 加,其中从上海、广州等地特地 赶来的朋友就有 20多人。现在, 很多客人都是在朋友的引荐下, 或是看到网上的信息,来御乐堂观看演出。期待而来,满意而去, 这就是御乐堂要做的。

《杭州生活品质》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