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叶向礼:瓷板情缘 荷意人生

王明青     2016年04月15日 16:58

 

主持人:王明青  香港卫视副台长、高端人文访谈栏目《文化风情》栏目总策划、主持人

  宾:叶向礼  当代著名画家、收藏家

主持人:叶老师好,“望湖斋”是您的工作室,也是您的私人博物馆,我们在这里见到了您的作品和藏品,觉得充满了艺术气息。

叶向礼:“望湖斋”是我和西湖的情缘。西湖边的春夏秋冬四季不同,作为画家、艺术家来说,她的气场和氛围给了我许多灵感。

主持人:您不光是画西湖的第一场雪、西湖的荷花、西湖的四季。您的主题主要是“荷之魂”,您与荷花和西湖的情缘,通过您的画作就能感受到。

叶向礼:一个人的成长会有一种因果关系,我奶奶喜欢绣花绘画,我父亲年轻的时候也喜欢画画,我继承了他们的血脉,从小就喜欢画画。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了风景秀丽的莫干山。

主持人:所以您的画名经常叫“莫干樵夫”。

叶向礼:是的,因为我喜欢莫干山的一山一水,我的绘画融于大自然当中,小时候放羊、割草、砍柴,那些童年的记忆,乡村的田园情趣,在我的绘画当中都会体现出来。

主持人:您既是一个画家,又是个收藏家。您收藏的几千块瓷板画,尤其是珠山八友的这些作品,给您的绘画带来了不少灵感。其实,他们就是您绘画的老师,同时也通过他们的色彩和构图,对自己的绘画技巧和审美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

叶向礼:我做了20多年的国际贸易,走遍了20多个国家以及各个国家的博物馆,当地的民俗风情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所以我的绘画当中,有中西结合之处——用中国的颜料水墨体现西方的色彩。

主持人:那既不是水彩又不是油画,也不是纯粹的国画,是用西方的颜料色彩构筑光影,在中国的宣纸上,书写自己的审美情怀。

叶向礼:也就是我把儿童时期幻想的东西到现在迸发出来。我是1963年生的,到1966年就离开了父母,跟着姑妈在莫干山长大,对姑妈很有感情。小学的时候,表姐和我一起上学。学校在三公里以外,孩子都要用竹筒装着菜和饭,背着干粮去上学。我和表姐一起吃饭,表姐的碗里看上去满满都是咸菜,但姑父偷偷在我的饭下放了个鸡蛋。他们对我比对自己的女儿还好,所以每每想到这些事情,我就要留下眼泪。

16岁时离开莫干山,去我父亲的身边。16岁才开始学的ABC,早上四点半起来念外语,靠电大的自学把外语学会了。后来进了黄龙饭店做厨师,也做过翻译。我学了8年的外语基础,还使我从一个炊事员成长为浙江工业大学浙西分校的一名老师。

主持人:是怎样的伯乐将你从一个炊事员发掘成一位大学老师的?

叶向礼:当时学校里的教务科有位叫黄矢的老师,他很重视人才。他发现一个厨师竟然英语可以讲得这么好,他就来叫我去代课,所谓有志者事竟成,代了几个月以后,就成了为真正的大学老师。

主持人:所以您刀工好,做菜做得好,您将这份认真劲用来学外语用来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得好。

叶向礼:我们下一代的年轻人,一定要有一种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你只要认真持之以恒地去做一件事,总会成功的。1989年,我去了宁波的浙江化工厂,应聘当了翻译,第一次谈判就在1990年,就在黄龙饭店,跟英国ICI(帝国)化学有限公司。

主持人:说你的反应很快,口语很好,一个从来没有出过国的人,一个炊事班出来的人,能说这么一口流利的英语,估计外国人也很吃惊。也可能是这一次的经历,让你接触到了很多西方的朋友、文化和世界。您后来从事国际贸易,带给了您人生的另一个转机。

叶向礼:是的,我很感谢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有机会走出去。一方面,把中国的产品推销到国外,另外一方面,也让自己走向世界,去看看世界的文化。走出去后,给我艺术方面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我做贸易和客人谈判完了以后,就会去巴黎的卢浮宫,俄国的冬宫和夏宫,还有希腊、丹麦、加拿大等国家的博物馆艺术馆参观。这个经历使我的生活开始走上了艺术的道路。

主持人:您做贸易有了钱,成家立业以后,其实可选择的收藏品可以有很多,但是你们选择了瓷板画,尤其是珠山八友民国时期的瓷板画,这瓷板画和你们的缘分是怎样结下的?

叶向礼:我和瓷板画很有缘分,我第一次收藏瓷板画是在90年代初,当时在市场上发现了几块画着老虎的瓷板。当时买来也有一点价,买来以后不敢给夫人看,偷偷地藏在家里,怕夫人反对,我不知道她对这个喜不喜欢。

主持人:后来您才知道,您夫人对美的东西,美的画,可能比您更喜欢。

叶向礼:后来她说这老虎画的比她父亲画的还要好。因为她父亲专门画虎,九十岁了还在画。瓷板上的老虎画出来可以和宣纸上的老虎画得一样好,是很不容易的。后来,我们走访了江西民间,那些瓷板画都是挨家挨户、一块块地收集过来。为什么要收藏瓷板画呢?瓷板画是这些画家在清朝末年流散在民间的,当时他们是用植物颜料画的,这些颜料经过考证,是从德国和日本进口的植物颜料。

主持人:我发现这些瓷板的胎和现在的也不一样,用的植物颜料或矿物颜料也和现在的不一样,呈现出一种特别清雅的感觉, 和现在的瓷板画的风格和感觉也不一样。

叶向礼:那时候的瓷板画都是用柴窑烧制的。瓷板烧制要两次入窑,画好的粉彩和烧好的颜色是不一样的,所以难度就在这里。拿现在的瓷板画和民国时期的相比,现在作品的韵味达不到那时的韵味。

主持人:另外您对瓷板画有那样一种情结。

叶向礼:有一次,我和夫人一起去到江西,到了一个很美的乡下,汽车开不进去,要靠走路进村。进去以后,我们看到了许多明朝清初的、已经不住人的老房子,里面的画梁、雕刻和石板都很漂亮。当时在那个阁楼上,我收了9块瓷板。村民用竹梯爬上阁楼,门锁都已经生锈地打不开来。那里放着一个很大的箱子,当时可能是放谷物的,我们拨开上面的灰尘,拿出了里面的瓷板画。那个场景让我很兴奋,有种尘封现世的感觉,那些颜料的气息告诉我,就是民国时期那些艺术家的作品。

我收藏的瓷板画对我的绘画潜移默化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像林风眠、赵无极、朱德群等大师,他们都是用中西结合的表现方法。而珠山八友,当时也是开始运用中西结合的那种画派,对我的绘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主持人:您没有在瓷板上作画,而是在宣纸上作画。您有些不可思议,有时候睡到半夜,灵感来了的时候,就会爬起来一挥而就,而且画画的速度非常快。那种构图和灵感,您将梦中的镜像表达出来,这是一种创作还是自然的流露。

叶向礼:艺术本来就源于生活,我的艺术灵感是从小到现在成长的综合体的反应和生活的累积。我对艺术的追求是自由的,因为我的精神是自由的,这样的画出来的作品也是自由的,没有经典没有教条,随心所欲。

主持人:您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而是将自己生活的累积,对人生的感悟,通过梦境抒发在宣纸上。别人也许需要一定的谋篇布局,而您没有,都是神来之笔。

叶向礼:我的绘画看似没有章法,但还是有一些章法的。刚开始,我用传统水墨画的手法,画了五六百张,没有传统就没有思想上的奔放。我的绘画也有我自己的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将水和墨融合在一起,产生一种朦胧的美。如果是传统的水墨画,那就是单色的。第二特点是以线带色,我的线条有可能在色的上面,也有可能在色的下面,从而产生一种梦幻的、朦胧的感觉。第三个特点是,我还运用了渍白法。

主持人:吴昌硕大师运用的是积墨法。

叶向礼:我的很多画中都带有霎那的白点,因为我心里向往着纯洁。我的画的第四个特点是它是意象、抽象、具象的结合。我画的荷花,在池塘里会有一种花鸟结合的形态,背后还有山水的衬托,会产生一种禅意的感觉。一种动物,一个达摩,是我自己内心的感觉。

主持人:您经常画荷花,和您信佛有关系,荷花和佛是有关系的,所以你画了一系列荷之魂。

叶向礼:有一天,我突然有种想法,观音坐在莲花上,荷花的包容性真是太大了,那么为何不画荷花呢,我又住在西湖边,每天望着一池的荷花。从此以后,我就有各种各样画荷花的表达方式了。

《杭州·生活品质》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