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音乐学院,城市的一个音乐梦

韩一丹     2016年04月06日 10:36

           

2016126日,坐落于杭州西湖区象山区块的浙江音乐学院,“去筹”正式设立。这所新兴落成的音乐高等学府,在原杭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办学基础上进行整体筹建,位置与中国美术学院毗邻。至此,音乐与美术的人文之光在钱塘江畔交相辉映。

音乐家杨九华一直活跃在国内外音乐界,他用悠扬的小提琴声诉说人生情感,他致力于西方音乐研究的学术前沿,他又将自己的音乐理想诉诸课堂。作为浙江音乐学院的见证者之一,他向我们娓娓道来一段音乐与人生的故事,带我们走近杭州这座城市的音乐梦想。

 

受访人:杨九华  著名小提琴教育家、演奏家、音乐学家,浙江音乐学院院长助理、教授,音乐学系主任

 

  者:您是从小就学习小提琴演奏,这在当时学工学农的年代并不多见,您是怎样和音乐结下不解之缘呢?

杨九华:我的父母都是大理白族,他们从小就受到了民族音乐的熏陶,非常喜爱音乐。我出生于60年代,我的父亲是位军人,从浙江舟山转业到江西九江后成为一位具有开放教学理念的中学校长,在他的支持下,我很小就开始接触小提琴,慢慢地喜欢上了这件西方的乐器,体会到了音乐带给我的乐趣。

1975年,当时我才十二岁就考上文工团,担任小提琴演奏员,算是正式参加工作。当时,白天我们去村庄慰问演出,闲时我就不停地练琴,不论寒冬酷暑,每天坚持练习十多个小时,那段岁月也锻炼了自己的意志和品格。恢复高考后,我考上大学学习小提琴演奏,1986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大学任教。

  者:您后来海外求学,归来后又继续深造,考上音乐学的博士,您对音乐一直保持着热爱并孜孜以求。

杨九华:90年代时,国内开始兴起出国留学的热潮,1995年,我以出色的成绩获得留学基金,并考取世界著名音乐学府——德国科隆音乐学院。经过两年的学习,获小提琴硕士学位。回国后,我感到在音乐理论方面还需要继续提升,于是又考入了上海音乐学院,攻读西方音乐史的博士学位。随后的几年,又两次以高级访问学者的身份赴德进行学术研究工作。可以说,我自小至今的这一番学习和工作经历,充分展现了那个时代的印记,是现在的80后、90后无法想象或能亲身体验到的。

从音乐的实践者,到音乐的研究者和传承者,十几年来,我写过十多本西方音乐和音乐教育方面的研究著述,获得国家精品课程等许多项目,尽己之力,为我热爱的音乐事业奉献一份力量。

  者:音乐是世界的语言,尽管互不相识,语言不通,但我们欣赏音乐时,能听懂音乐中的喜怒哀乐,能为音乐一起欢欣、一起悲泣、一起激动。

杨九华:音乐是没有国界的。也许我们听不懂俄语或者德语,但我们在欣赏音乐时,能感受到柴科夫斯基音乐中的忧伤,或者莫扎特音乐中的欢快,因为音乐语言与我们生活中的语言表述一样,都会以张弛之道表现紧张与激动、平缓与宁静。

  者:谈到中西方音乐,我们会想到绵远流长的古琴演奏,想到气势磅礴的交响乐,您认为中西方的音乐有什么不同之处?

杨九华:中国音乐和西方音乐的确有许多的不同之处。

首先,从音乐本体上看,中西方音乐使用的调式音阶不同。西方音乐以大小调式为主,其构建基于七声音阶“do re mi fa sol la si”,而中国音乐主要采用的是民族调式,以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为基础。

第二,从技术层面上看,西方音乐从古希腊古罗马、中世纪、文艺复兴、巴洛克、古典到浪漫主义等时期,总结了一套写作音乐的方式和方法,包括和声、曲式、复调、配器等,西方的音乐技法是立体的,形成体系的;而与西方音乐不同,中国的传统音乐尚未形成完备的体系,音乐创作和理论著述相对孤立。

第三,从音乐风格上看,西方音乐的发展历程非常清晰,比如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带有宗教色彩,巴洛克时期华丽复杂的复调,古典主义时期以主调音乐为主,浪漫主义时期强烈的感性体验等。而中国音乐受到儒、释、道思想的影响,以单声线条性的音乐为主,与西方交响乐的立体和声形成鲜明对比。中国音乐的地域性风格较为明显,如南方和北方的音乐、彝族和汉族的音乐有着很大的区别,而西方音乐的时代性风格更为凸显。

  者:生活中我们拥有太多的美好,比如音乐、文学、绘画、舞蹈等等,在您看来,音乐是否可以与其他艺术形式结合在一起?

杨九华:音乐与其它艺术形式一样,是人类在物质生活基本满足后,开始思考和享受的一种艺术。就好像孩子吃饱了,母亲用摇篮曲来安抚他入睡一般。没有音乐,世界就会很苍白。

音乐与电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卓别林的电影以表演和音乐为主。音乐在电影中,能将人物形象、心情变化、思想状态等烘托出来,起到渲染画面的效果。音乐与文学紧密相连,早期西方的《荷马史诗》或者中国的唐诗、宋词,都是配有音乐吟诵或歌唱的,西方的歌剧或者中国的戏曲,都是文学脚本再配上音乐进行表现。

音乐和绘画也有许多相融之处。比如中国美术学院的林海钟教授和浙江音乐学院的杜如松教授,两位艺术家就是通过国画和笛乐结合的形式来表现他们的艺术作品。而历史上,每个历史时期都会有其时代特点的绘画和音乐。音乐和舞蹈更是融为一体,如柴科夫斯基的舞剧《天鹅湖》,以及众多的舞曲如波尔卡、圆舞曲等。

  者:即将开学的浙江音乐学院将是怎样的一所音乐院校,它与国内其它音乐院校相比,有怎样的特色?

杨九华:浙江音乐学院是在浙江经济繁荣发展的过程中,应运而生的一所大学,是浙江人民期盼已久的一所音乐学院,是浙江省委、省政府大力扶持的一所大学。目前,中国有十一所独立的音乐学院,虽然浙江音乐学院的成立刚刚拉开帷幕,但已经站在了很高的起点上,无论在土地面积还是楼宇场所的建设上,都是国内的一次大手笔,也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上最大、最美的音乐学院之一。

在学院建设上,我们不但要把传统的钢琴、管弦、声乐等专业做成精品,更要立足地方,做成有浙江特色的音乐学院。浙江有历史悠久的良渚文化、河姆渡文化、跨湖桥文化,有越剧、昆曲、婺剧、江南丝竹等音乐。就像约翰·施特劳斯家族把奥地利的圆舞曲推向了世界,成为了世界的音乐。我们要做的,就是要把这些浙江本土的、原汁原味的音乐传承推广,国乐系要起到带头作用。

  者:如今,家长们非常重视孩子们从小在艺术修养方面的提升,您从事音乐教育多年,您认为音乐教育应当把握哪些方面?

杨九华:音乐教育分为专业音乐教育和业余音乐教育两个方面。关于专业音乐教育,许多音乐学院都设有附小和附中,学生从小学就开始对某一个专业进行系统和科学的专门学习。学习过程中的反复练习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持之以恒的毅力,当然,要想培养一个成功的音乐家,还需要被培养者有很好音乐的天赋。

    而业余音乐教育是以娱乐性、兴趣性为主,可以从幼儿园、小学阶段就开始培养,给他们播种下音乐文化的种子,陶冶他们的性情。但是家长要注意,音乐学习与孩子的身体发育阶段有关,比如管乐器中有很多不能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学习,而弦乐器可以从五、六岁就开始学。初中、高中阶段开始,以知识性的美育学习为主。

  者:如果杭州想打造一座像维也纳一样的“音乐之城”,走国际化之路,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杨九华:在此之前,浙江还没有独立的音乐学院。同美术学院一样,音乐学院是生产精神精品的场所,是艺术的殿堂。一座具有音乐学院的城市,一定是一座高雅的、有品位、有品质的城市。试想,美丽的西子湖畔坐拥着音乐学院和美术学院,该多么让人心驰神往。

在德国,有40多所音乐学院,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一所音乐学院,且都是国立的。整个欧洲都将音乐视为文化的标志和象征,像维也纳这个城市,几乎全年都有音乐会上演。欧洲人对音乐有一种尊崇和信仰,穿着西装礼服去看歌剧、听音乐会。

在中国,像欧洲这样的音乐氛围还没有形成,真正去看戏剧、话剧和听音乐会的人并不多。因此,杭州如果想打造像维也纳一样的“音乐之城”,首先必须培养市民的音乐兴趣,提高市民的音乐素养。让人们真正地懂音乐、爱音乐、感悟音乐的美。通过一些普及音乐会,市民音乐讲堂等形式,让人们了解音乐知识,爱上音乐,进而听懂音乐的语言、个性和风格。

其次,要强化音乐教育。目前,音乐课到高中就弱化了,让位于文化素质课程,是否可以继续重视音乐课程,培养学生的音乐素质。浙江音乐学院等高校也要承担起培养人才的重任。

此外,杭州有浙江交响乐团、杭州爱乐乐团、浙江民乐团、小百花越剧团等音乐团体或机构,有杭州大剧院、浙江音乐学院八个音乐厅等设施先进完备的表演场所。同时,音乐学院也承担市民的继续教育培训。与此同时,杭州还可以利用这些国内一流的硬件设施和软件条件,举办国际性的音乐季、音乐会、音乐比赛等,慢慢扩大在国际音乐界的影响力,逐渐跨入音乐的大都市之列

《杭州·生活品质》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