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沈浩:书法之道 动中求静

《杭州》杂志     2016年03月18日 16:05

西子湖畔,山灵水秀,人文荟萃,温润如玉的江南文化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他生于七十年代,生长于杭州江南的诗情画意当中,如今,他已是当今书坛备受瞩目的一位年轻书法家。就请随我们一同对话书法家沈浩,共同解读他的书法心性。

 


 

    主持人:王明青  香港卫视副台长、高端人文访谈栏目《文化风情》栏目总策划、主持人

    嘉  宾:沈  浩  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副主任、副教授

 

主持人:沈老师,您好!您是1973年出生,但现在已经是非常出名的书法家,而且是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副主任,可以用年轻有为、非常幸运和一帆风顺来形容您的书法生涯。

沈  浩:我觉得到目前为止,我的整个艺术生涯应该是非常幸运的。我长在一个很好的时代,可以说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中国的改革开放触动着文化发展的脉搏,从西方文化进入中国,到九十年代以后人们开始反思中国传统文化,直到现在整个中国文化的大繁荣,每一个阶段我都是亲身经历者,应该说是非常幸运的。

主持人:当时您作为“兰亭七子”去台湾交流,当地的一个官员说当年王羲之写《兰亭序》是在最坏的时代,可是你们“兰亭七子”是赶上了最好的时代,写出了个人不同的风采,其实这种比喻和比较我觉得是蛮贴切的。

沈  浩:我们首届的“兰亭七子”的产生,正是在中国传统文化大发展的一个背景下,浙江书坛,包括全国书坛都在反省“传统”到底是什么,我们应该从传统中吸取什么样的东西。当时浙江书法界邀请了全国一流的书法家来参与“兰亭七子”学术答辩的活动,通过投票和现场的答辩产生了“兰亭七子”。整个过程是非常具有学术性的,从活动的筹划角度来看呢,希望能够把真正中国传统的文人方式通过这样一个活动再现出来。

主持人:您从少年时期开始接触书法,小小年纪就可以师从刘江,可以从事专门的书法和篆刻研究,您的整个过程都是那么顺其自然。

沈  浩: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其实这也是一种幸运,父母在这方面有意识给我创造了条件,我当时也是因为爱好书法,家人征求了一些老师的意见,就索性拿了一本柳公权的“颜筋柳骨”字帖,就让我在那里临摹,可能由于具有一定的天赋,造型能力也好,所以就这样坚持下去了。当时我的小学很好,给了我很多鼓励,也参与了很多少儿书法比赛,得了不少奖,因为有这些荣誉,往往能够激发起这样的兴趣,就这样坚持下来了。

杭州的少年宫是培养了一大批人才,而且来教书的这批老师都是我们现在认为的名家,所以我觉得杭州有很好的这样一种氛围。毕业以后有人介绍我认识刘江老师,刘老师觉得我还不错,那就留了下来,一直到前几年,刘老师搬新家的时候,师母拿出一张我当时去拜访的一件作业,这是我最早的作业,非常珍贵。老师点点滴滴的行为一直感染着我们,让我坚持着一直学下去,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这真的是一种机缘加爱好加坚持的体现。

主持人:当时的年代是学好数理化,可以走遍天下,那您把自己的目标锁定在美院,锁定在书法,其实这个竞争也是很大的。

沈  浩:其实当我初考美院觉得有很大的风险,当时美院全国只招四个,所以下决心去考试确实还是要有相当的勇气,好在先考专业,因为这几年我跟着刘老师,他给了我很多的鼓励,包括我的启蒙老师,我的家人,最后我如愿以偿地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美院,从此开始了专业的学习生涯。

主持人:我记得您经常讲您当时上课时候的氛围是特别温馨的,老师们可以和学生自由畅谈和书画的渊源,我觉得这种学习气氛其实是教学中应该一直贯彻的。

沈  浩:我现在主管教学,我常常在学生中间给他们讲我当时学习的一些事情,把他们往这方面推移,因为我们在教学的过程中发现很多学生他能够成为一个很听话,很优秀的学生,但是是不是能够成为一个很好的艺术家,可能还不一定,所以我就把当初的一些学习方法,学习的氛围给他们做这样一种回忆介绍。

当时学生和老师的比例几乎是一比一,扩招之后是一个老师带六个学生,所以像在这样一种非常宽松的环境下,我尽可能营造一种非常有艺术氛围的气息,进来之后你很容易静下心来,去思考一些问题,去进行一些创作,就是在这样一种自由的环境下,也不失秩序,养成了一种很好的习惯,相互之间可以评述这样的氛围,我觉得这个就是大学很好的一种学习氛围。

主持人:其实学书法需要挺大的勇气,毕竟毕业后的路向可能很窄,那您怎么看呢?

沈  浩:当时还不是非常担心,因为我们这几个人,当时社会对我们相当地关注,比如说走到某个场合都有人认识,真的是时代给予我们的一种幸运。2000年后的学生,随着书法教育大规模地扩张以后,培养人才多了以后,他们所面临的相关问题就更多一点。我觉得首选能够在大学做一个专业的书法教师,然后成为一个专业的艺术家,这个也是我考美院的初衷。

主持人:对书法对您来说最幸运,也可说是最苛刻,因为人人对书法都有自己的评判。

沈  浩:在高校教书,同时也面临着相当大的压力,我常常会碰到社会上的人问,书法在大学四年到底学什么,社会上对书法真正意义上的了解其实并不那么多。大家一般层面上的理解就是写字,其实它是种书道,书法承载了中国传统文化,它实际上传递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精髓,我们这么多年的学习过程中,并不仅仅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能写几个字的人,那他只是个书匠,我们是要把他塑造成一个在书法方面具有专业知识,具有相当高专业修养的人才,他能够承担起传承和开拓责任的这样一种人,我想这个也是我在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书法的一种压力吧。

主持人:比方说写字上升到书法,书法上升到书道,从技艺到道的角度,是专业书法从事者和书家所要研究和探寻的一种规律。

沈  浩:我觉得要承担的是一个领路人,另外还要甘于为人梯,一定要明确告诉学生,学生不必不如师,我觉得任何一个老师都应该有这样一种意识,我们把规律性的、经典的东西,帮助学生去理解,让他们从中找规律,最后能够结合自身修养和个性,去成就他自己,我想这是我们教学中非常注重的一点。

我记得陆俨少先生说过,中国的传统艺术,三分写字,三分画画,四分读书,这说明读书很重要,作为传统艺术家,他的全方面修养,是我们极力在做的,希望能够很好地延续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五十年的传统。

我记得清代梁同书曾讲到过,一个好的艺术家,他必须先有天分,然后要博识,你的一种学问,最后加上你的勤奋,我觉得这三点是成就艺术家的关键。

主持人:现在社会浮躁,传承常常做不到尊重传统,恪守书法的法规,但您恰恰在这样的年代能够做到我不厚古薄今,我也不贵远贱近,坚持自己的书法探讨,这是很难得的。

沈  浩:因为我生活在杭州,杭州既不是政治中心,也不是经济中心,相对来说是个文化中心,在这片土地上大家还是比较容易静下心来,一半山水,一半城市,这样一个南宋古都,让很多人能够在喧嚣城市之外找到自己一片宁静的天地,我觉得我生活在杭州非常幸运,它集江南的灵秀,又有一种人文荟萃的环境,人贵在能守的住静,静后才能够纯,纯了以后才能慢慢定下心来,定了以后你才能够有更深的思考层面,然后才能使自己变得更为睿智,我想静还是很重要的,这块土壤支持我,养育我。

杭州带给我更多的是一些美好的回忆,每一个阶段对我的关爱,我现在更多的是感恩的一种心态,感恩这块土地,感恩曾经给予我很多帮助的老师、朋友,他们给了我很多支持,应该讲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所以我心态也很好,面对一些逆境,比较容易放得下,在磨难中提升自我。

主持人:您内心是非常安静的,从您的作品当中就能看出,您的书法也是动中求静。

沈  浩:我们的学生是在美院非常系统的教学方法下慢慢培养出来的,我们所主张的是碑帖兼修的方法,在学碑的过程中“强其骨”,在学帖的过程中“养气”。我们强调的是学的不仅仅只是某一种风格,而是要在这里面提炼书法本质的,需要的东西,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杭州生活品质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