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地方政府治理的“龙舟经验”:政府行动学习

范柏乃     2015年05月08日 15:27

 

龙舟位于广西西南边陲,靠近越南,是一座具有12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是广西的小商港,虽然不是改革开放的前沿,但是我发现这地方的基层治理创新十分活跃。

    一、行动学习在中国

行动学习这一概念最早运用于心理学,后来教育学界在广泛运用,当今在政府管理领域也开始应用行动学习的基本理论和方法。1998年开始,中组部将行动学习法引进我国公务员培训领域,尤其是高级的领导干部培训当中,以中德多期合作管理培训项目为依托,在甘肃、青海、四川、内蒙古开展推广。2005年以来,浙江省做得比较好的是绍兴市,专门制定了行动学习的方案,用行动学习的方法在全市党政领导干部中推行。2006年,国家行政学院在澳门的高级领导干部培训,也使用了行动学习的方法,在第一期东北地区领导干部培训中运用行动学习法。2009年,绍兴市委市政府专门制定了一个关于深化行动学习与研究型培训服务的实施方案,这样就渐渐将行动学习落实下来了。2007年,中德合作的项目把德国一系列的行动学习的理念和方法引到广西来,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广西的实践是中组部与德国合作项目的一个典范。

二、什么是行动学习

20世纪60年代,英国著名管理学家莱文斯提出一个重要公式:L=P+Q,其中L表示学习,P表示程序性的知识,Q表示问题。1992年,这个公式进行调整、修订和完善,提出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行动学习过程,认为行动学习是一个以完全预定的工作目的,在大家(专家、同事)的支持下,持续不断地对某一个问题进行反思与学习的过程。

这个概念仍然是非常粗浅的,如果用在党政干部的培训上,难度也比较大。传统的行动学习,只是简单的模式。我认为,首先要提出问题,这个问题是在行动、实践中发现问题,并不是凭空想出来的。第二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度地反思,采用多元思维、逆向思维对问题进行高度地反思,然后提出修订和完善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再根据这个方案付诸行动,在实践中检验方案的效果,最后又提出新的问题,这是一个动态的循环的过程。

国内虽然有十多年在推广行动学习,但目前为止包括中组部都没有明确什么是“政府行动学习”。我们认为,所谓“政府行动学习”是政府学习行动小组,选择具有针对性和现实意义的研究问题,比如经济发展问题、社会发展问题、公民参与问题、农村环境问题等,鼓励小组成员进行充分的调查、研究和深度的反思,在此基础上,组织召开行动学习讨论会或研讨会,采用科学的理论、方法和技术,比如头脑风暴等方法,在现状分析、问题诊断、成因探寻的基础上,寻找、评价、制订解决问题的方案,并且付诸行动,在行动当中予以不断修整、完善的动态循环的过程。

行动学习汇聚了各个过程:首先建立行动学习小组,运用诸如头脑风暴法、因果图法等一系列的科学方法,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原因,制定解决方案,筛选方案。参加龙舟社区的乡镇和财政系统的行动学习会议令我感触颇深,他们的决策从县到乡镇、街道都是按照行动学习的程序,确实是了不起的做法。

三、龙舟行动学习走在前列的原因

(一)强大的制度保障

第一,整个龙舟以县委书记为首牵头制订了行动学习方案;第二,党政一周的工作例会,包括县委、乡镇、街道的例会,不同于传统的党政例会;第三,成果汇报制度,通过各种途径,把一周以来取得的成果和存在的问题进行汇报。

(二)组织保障体系

龙舟针对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十个领域的问题建立十大工作小组,并建立了纵向的网络组织,包括县、局、乡镇、街道的组织网络体系。

(三)培训保障体系

行动学习、理论培训班、乡镇街道主要部门的定期培训,不同于课堂授课形式,而是在行动中培训,包括各类专题的培训,比如农业问题、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社区治理问题、美丽乡村的问题等,大家提出一个问题,大家一起讨论怎么解决,看看谁的方案比较好。

四、龙舟行动学习的典型实践

龙舟的行动学习,首先选定课题,建立行动学习小组,人员由党政领导干部、专家学者、利益相关者等组成。龙舟的政府行动学习主要包括三大类实践。

(一)经济治理型行动学习

其中三方面做得比较好:

1.工业科技系统

怎样用科学技术来推动当地农业发展。因为广西农业占GDP比重是非常高的,已经达到了40%多,所以怎样推动其农业发展始终是一个重要问题。

2.产业链延伸

提出工业简单治理和加强工业。广西的工业产业链是非常短的,原来龙舟的工业都是简单的工业制作,尤其是产业新的前端是没有的。因此有必要针对延伸产业链开展行动学习。

3.商贸旅游

近几年我国跟越南边境贸易有所改善,龙舟当地自然环境比较好,PM2.5比较低,旅游业也有所发展,于是专门组建了商贸旅游行动学习小组,打造增长新的经济增长点,效果也比较好。

(二)社会治理行动学习

众所周知,广西靠近越南,贩毒、吸毒现象较多,农民素质较低,农闲时间比较多,因此社会治安是个棘手的问题。于是,经过行动学习,建立“一村一警”制度,社会治安有了明显改善,老百姓对社会治安满意度也明显提升。其次,着手美丽中国之美丽乡村建设,针对环境问题,组建了美丽乡村行动学习小组。再次,针对龙舟教育问题也成立专门行动学习小组,致力于提升教育质量、整合教育资源,重点提升中小学教育质量。

(三)专项治理行动学习

由于龙舟乃至广西农业占GDP比重比较高,所以政府财政税收收入较少,于是为了推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财政转移支付成了重要问题。为此,龙舟财政局成立行动学习小组,努力争取上级资金支持,后来争取到12.6亿元财政资金,是龙舟历史上最大的一笔财政转移支付。此外,关于招商引资、土地的“小块并大块”问题,在成立了专项行动学习小组后,都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五、龙舟行动学习的成效及研究设想

龙舟政府行动学习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第一,经过五六年的努力,GDP显著增长,工业总产值、工业附加值从原来的中等水平上升至崇左市的第一位;2014年工作安全改革的指标,社会公众满意度指标排名从第7位上升为第2位;2013年土地“小块并大块”已经达到了18.45万亩,现在已经成为广西的生态文明示范镇;2014年成功争取上级资金15.4亿元,这是行动学习亮丽的一笔。

六、对“龙舟经验”的研究设想

我们想把行动学习作为自变量,探究为什么它会提升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政府治理绩效。我认为这里还有很重要的中间变量,这个中间变量可能就是通过行动学习使我们的决策制度化、规范化、科学化、程序化,凭借这样一个中间变量,最后提升我们的治理能力。这样的理论假设能不能得到验证,我们希望在广泛深化访谈的基础上,设计一个较为规范的有较高信度和效度的问卷进行调查。我相信我们的研究可能还是具有较强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这样,就把原来的心理学、教育学和管理学的行动学习概念,很好地运用于政府管理理论,这对提升政府的治理能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也起到了很好的重要作用。

  (本文系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政府管理系系主任,教授范柏乃在2014“生活与发展”研讨会圆桌会议上的发言)

杭州·我们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