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第22讲】天理、持敬、格物——宋明理学的核心精神诉求

何俊     2014年12月15日 15:44

 


兴起与发展

宋明理学,作为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统治思想,从宋初至1840年鸦片战争西学东渐为止,时间跨度极长,对国人影响极大。事实上,理学最初可追溯到唐代中期,于宋代为正式形成、完善、达到高峰。值得注意的是,宋代文化是中国历史上文化的最高峰,其思想全方位地影响着整个中国社会,不管我们今天对宋代理学作怎样的评判,可以说,近现代以来中国人的生活百分之七八十都与宋代思想有关。所以,宋明理学可谓是中国后半段思想史的核心内容,它作为儒家思想最重要的发展阶段,地位几乎可与先秦孔孟儒学相匹敌。按宋朝当时士大夫所讲,先秦儒学是儒家文化的首辟,宋明理学便是其再辟。

而实际上,在当时宋明理学刚形成时,士大夫一般将其称作“道学”。道路之学,即探索人类社会应走什么样的道路,应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而针对人生道路是如何形成的,宋明儒学大致分为了三大派别。理学派认为,道路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如同日升月落,潮涨潮息,乃是自然天成。心学派则认为,世界上客观规律繁多,道路众多,选择哪条道路行走,选择何种方式生活,归根结底是由人的精神意志所决定。还有一派事功学则认为,所谓的道,既不客观存在,也非主观臆想,它绝非固定不变,是在实际生活中根据实际情况逐步探索得来。由此可看出,宋明儒学包含三派别,如今我们所说的宋明理学是个广义的泛称,主要是因为三派中理学一支发展最好,成就最高,为人们所普遍接受。

理学最初的发轫是在唐代的中期,其代表人物是大思想家、文学家韩愈。唐朝佛道两教非常兴盛,甚至成为一个国家的主流文化。韩愈对此表示疑虑,由此提出了要复兴儒学的诉求。在当时,这种声音微不足道,几乎无人关注,仅只算为理学形成埋下了一个伏笔。但当唐王朝经历了安史之乱后,帝国崩溃,整个社会陷入了一片混乱与无序之中,尤其是到了五代时期,历经梁唐晋汉周五朝走马灯式地相继登位覆灭,战争不断,生活彻底失去了底线。官员们开始着手整顿社会。首先从整顿吏治开始,其代表人物是范仲淹,再进一步推进科举制度改革即经学改革。同时,将遍布全国的大小寺庙整治成书院以供读书人学习。在这个逐步复兴儒学的过程中,宋明理学作为儒学的精髓思想开始显现形成。

核心内涵

那么,宋明理学的核心精神诉求究竟是什么?人们重视改革,只为重建社会秩序,然则秩序在哪里?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曾问宰相赵普天地之间是谁最大,赵普回答:“道理最大。”这便是后世中国人所信奉的“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为什么唯理至上的信念能在国人心中扎根?宋明理学为我们带来了第一个核心概念:“道理”。但道理众多且分散,怎么把它们相互联系起来呢?理学随之便提出了一个在道理之上、更为核心的一个概念:“天理”。认为整个宇宙、社会、人生都要服从于天理,而天理则会在每件具体的事情上有不同的体现。那是如何建立起天理框架的呢?宋明理学选择了《周易》作为其理论依据。《周易》将天道与人道合一,为“天理”竖起了有力的知识支撑。

理学第二个核心观念是“持敬”。天理已存,然何以求得?理学家们提出了一个观点,“持敬”。主张在积极从事工作的同时,对万事万物怀有敬意,保持“敬”的状态。举个擦鞋匠的例子,我为人擦皮鞋,人付我工资,是为了把皮鞋擦好还是为得到工资?两种不同的出发点,形成两种迥然不同的工作状态。若时时想着能从中谋取多少利益,则势必无止尽地节约鞋油鞋膏的用量、无底线地缩减擦鞋时间;若一心只为擦皮鞋,则该用的鞋油、该花的精力都会分毫不打折扣。当今社会人人喊“浮躁”,其原因就在于人们行为的目的只在乎眼前利益。因此宋明理学强调的“持敬”,其目的就在于让人能一心一意专注于工作本身,将人的精神世界与外部社会二者打通,且在打通的过程中并不为攫取其背后的利益,而是着重思考其行为本身的正当性。当然,有些同志会问我,既然如此,那擦皮鞋岂非不要钱咯?不,擦好皮鞋,其收益自然就在皮鞋之中,所谓曾国藩语“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不问并非不要,只是坚信收获在耕耘之中。五四以来批判宋明理学进入一个极大的误区,实际上,目前社会上所有的问题矛盾,究其精神根源,即是没有遵循理学所讲的拥有一颗敬畏心,没有心灵约束,仅靠制度制约,便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难收难管。

“持敬的精神境界后并不能完全地接“天理”,还需要引出理学第三个核心概念“格物”。“格物”?打个比方在格子橱柜上放瓶子小瓶子必须放在小格子大瓶子必须放在大格子格物作为一种具体的学习方法指通过观察对事物本身进行分类并将其归纳到相适应的位置中在座各位济济一堂若要每个人根据不同的特征将一屋子人分成两类越到后面越有难度但分类的过程“格物的过程每一次分类都意味着对一屋子人不同特点的新发现意味着认识的细化与深化早年物理学传入中国即取名“格物穷理学”,通过格物分类来获取对道理的全面掌握。

“持敬”与“格物”,两者缺一不可,正如宋明儒学家所说,“涵养需用敬,进学在格物”,培养精神气质要用敬心,向内把握分寸,于吐纳之间沉淀出笃定气度;而获得知识必靠格物,外扩出无限道理。宋明儒学三大派别,无非就是在此二者间用力不同而已,朱熹理学强调格物;王阳明心学则极注重涵养功夫,力求泰山崩定不动摇,锻炼意志力,获得精神的内敛;事功学就在两者当中互相协调,相对偏向格物。

当下意义

最后我将宋明理学的当代价值意义归结到两点第一宋明理学建立起了人的理性精神培养国人对知识的崇敬,对真理的追求,使我们能直面生活直面事实。要知道,对真理的把握程度指引着我们的生活,而真理则来自于我们应用知识的能力,面对这个信息知识爆炸的时代,能否客观、充分地理解这个世界?善于运用理性精神是有力武器。

第二,宋明理学确立起人的主体性,即人是生活的目的而非手段,不能简单将其作为工具使用。人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个体,要勇于形成自我的判断与思考,做到不从属,不人云亦云。以及树立对生命的尊重,从人的生命延展到对外在环境、万物的尊重。让每个生命个体呈现出“活泼泼”的状态。这两点,我认为是宋明理学对现代人最大的精神财富,值得今人去体会,去传承,去再创造。

(本文系何俊先生在杭州市文广新局与市委党刊《杭州》杂志社共同主办的“西子大讲堂”第22期上的演讲,文中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杭州》杂志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