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外卖市场步入大数据时代

汪佳婧 杨佳虹     2014年08月29日 15:34

 

        6月份,在旧金山送外卖的创业公司Sprig招募了Uber(来自美国旧金山的打车应用APP)做大数据的Angela Wise(安吉拉·怀斯),而另一家外卖公司SpoonRocket也刚刚招募了一个人做大数据。看到这样的消息你不要惊讶,因为外卖与互联网,甚至大数据的深度结合,已经开始颠覆这个行业。

      明天,也许你会在城西看到很多身穿“风先生”T恤,提着外卖送货的外送员,他们不是传统的外卖员,他们的身份可能只是兼职,而接订单只是“顺便”;“风先生”做的也并非传统的外卖,而是依靠手机APP接单,就像外卖行业里的“快的打车”。“实际上,这是个传统的生意,就是物流生意。只不过我们用互联网工具的手段,大数据分析,把效率提高了而已。”格子箱网络有限公司CEO郑飞科这样定义“风先生”,他说,他们根据订单大数据去决定每个区的外送员分布,以达到最合理的状态。
       邱杰是一个经常叫外卖的小白领, 在他的手机上, 仅“ 外卖类”APP就有七八个,“我们公司没有食堂,以前我们都习惯在办公楼附近找可以送外卖的小店,还得记下外卖电话,现在不用了,选择更多了也更方便了。”
       外卖类移动端A P P 最大的优势在于大数据的统计,其下载量或许可以说明这个行业的变化。据CnitResearch(中国IT研究中心)针对今年5月份国内主要外卖类APP在移动分发平台上的下载量进行了统计,数据显示,“淘点点”稳居榜首,下载量达212.4万次;“饿了么”以90.7万次位居第二;“布丁外卖”下载量达50.7万次,排在第三,接下来分别是美团外卖、到家美食会、易外卖、易淘食。美团外卖的增长最强劲,环比增速高达42.6%。

       感觉到市场变化的不仅仅是邱杰。杭州味捷餐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建荣也发现,从去年年末开始,公司的订单量不断增加,目前仅杭州地区每日订单就有1.5万份。其中,移动端和PC端的订单量占总订单量的60%,超过电话预订。
       外卖市场已然改变。
外卖刚需
餐饮企业和互联网大佬加入混战
       去年年末至今,外卖行业显得格外热闹,而这份热闹与互联网大佬们的加入有关:
      “淘点点”在2013年12月份试水外卖业务,在2014年1月份就达到了10万份的单日订单峰值,这个数字跟“饿了么”的单日8万单峰值基本持平。2014年1月,大众点评首页上线外卖服务频道,支持在线和电话下单。2014年1月,美团网上线外卖服务,用户在美团外卖频道输入地址,就可以查看提供外卖的餐厅。2014年4月,百度上线基于地图的外卖服务。5月,大众点评将以8000万美元入股“饿了么”,双方共享外卖领域的商户数据和平台流量,并将整合外卖服务。如果说是国外同行的发展为中国外卖O2O市场的发展点了火,阿里、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参与则把这个“火”势加大了。特别是淘点点,从一开始就高举高打,其巨头的身份加上巨额的投入,确实使外卖O2O行业受到了更为广泛的关注。团购业务开始步入成熟,美团和大众点评开辟外卖作为新业务增长点,也起到了推动市场发展的作用。
       互联网大佬们无疑看中了这块号称餐饮行业最后的蓝海。有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13年全国餐饮消费总额为4500亿元,按照16%的餐饮年增幅,到2016年全国餐饮消费总额预计将达到7000亿元。而其中,外卖占全国餐饮消费总额的10%,因此到2016年,外卖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700亿。而品途咨询在2013年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餐饮行业O2O市场规模近年来飞速发展,预计2014年整体规模将达913亿,2015年有待突破1200亿。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追求便利和与互联网的深度对接将使得移动端外卖成为越来越大范围的流行,在线外卖将成为整个餐饮O2O崛起的重要力量。而移动互联网的迅速普及,必然会进一步刺激这种趋势的延伸。
       杭州的外卖市场有多大?每天中午至少有10万杭州人在消费外卖——“饭易得”执行董事赵昌西两年前就给出过这样的数字。“我们是2008年开始涉足外卖行业,因为觉得这是
块很大的市场。”饭易得负责人邵士杉表示,随着年轻人消费习惯的改变,中午叫个外卖已经变得很平常,哪怕周末,一对年轻夫妇也可能不会在家烧饭,而是通过外卖解决。
       陈建荣则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以杭州主城区600万人口计算,按其中10%的需求量计算,便有60万人。即便这60万人一月内只需要有一次外卖需求,便能产生60万订单,平均到每天就是2万订单,假设客单价50元,那么一天的交易额便达到100万元。而目前,味捷在整个杭州市场每天的订单量已经达到1.5万。
杭州的外卖格局已发生变化
平台外卖企业越来越难做
       陈建荣说,自从互联网公司进入,外卖市场的格局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先感受到变化的,是本地第三方餐饮外卖网络平台。从去年年末至今,可以算得上是第三方外卖网络平台鼻祖的“饭易得”就开始收编人员,从原本60多人的团队减少到目前的30人左右。“目前看来,像我们这样的平台是被冲击最大的。”邵士杉说,由于公司定位与饿了吗、淘点点等大型平台类似,流量明显有向大平台流失的趋势。
平台型外卖企业发展空间被压缩,但对于味捷这样兼顾餐饮与外送的外卖企业来说,却有了更多的机会。
       6月的最后一周,陈建荣的行程有点忙:周一刚刚和某电话短信平台的项目总监洽谈合作;周二又匆匆赶去上海查看新扩张的门店项目;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也正在一一地展开洽谈……
      “对我们这样的公司来说,当然机会变得更大了。与互联网的深度对接将使得网上订外卖越来越大范围地流行,我们今年移动端订单超过电话订单,就是一个很好的趋势。”陈建荣说,目前味捷在杭州有30家门店,去年的4、5月份进入上海市场后,现在一年做到了1万的日订单量,今年计划在上海新开10-12家门店。

       由于业务量的增加,味捷有了新计划。“现在的1500平方米的中央厨房只能供60家门店的配餐,马上就要饱和了。”陈建荣说,他们已经开始建一个4200平方米的中央厨房,为以后200家门店的需求做准备。
       对于味捷的成功,陈建荣认为,对于外卖行业而言,最大的挑战在于餐饮企业的标准化问题。尤其是对于中餐而言,菜品种类繁多,各家自成系统,缺乏行业规范和标准体系,这给外卖企业带来了巨大考验。
       陈建荣说,未来外卖行业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品牌的竞争,一是围绕标准化的竞争,还有就是围绕盈利模式的竞争。“我觉得这三点都应该要具备,才能够比较有竞争力。”陈建荣说,味捷的成功也许就是因为克服了这三方面的困难。
       事实上,很多杭州的餐饮企业也开始加紧外卖领域的扩张。楼外楼、名人名家去年开始推出20元左右的商务外卖,杭州老牌餐饮企业老娘舅也在去年布局外卖市场,目前18家门店均已开通外卖服务,每家门店每天都有20多笔外卖订单。
外卖公司=物流快递
用大数据做外卖
       外卖与互联网的深度结合,也让格子箱网络有限公司CEO郑飞科看到了机会。年初,他们上线一款名为“风先生”的APP,通过招募兼职的外卖快递员,用互联网方式整合资源,并将本地化的“外卖物流”服务作为主要目标。“你可以想象成‘快的打车’,通过APP接单,有一个单子来,就会有一个提醒,兼职或者全职外卖员可以接单,我们其实是在做最后一公里的物流。”郑飞科说,从年初试运行开始,已经吸引了近600名兼职外卖员。
       目前,风先生已经与淘点点达成合作协议,7月中旬就正式上线了,“我现在的订单基本上都是淘点点过来的,与美团、大众点评等其他平台也在逐步地对接。”
       事实上, 风先生这样的“ 外公司” 在美国硅谷也不少。“Uber越来越像亚马逊(电子商务网购商城),卖外卖的越来越像Uber”——事实上,这正成为一种硅谷新现象,而这三种类型公司扯在一起的背后逻辑是基于大数据上的物流。
       对于大多数的外卖网站,把用户按行政区或地铁线路划分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点我吧”则把外卖大数据运用在合理的配送路线设计上。“点我吧”运营总监戴仁光解释说,对于商家来说,人为划分地理行政区会让处在两个行政区分界线的商家丢失很多订单;而对于用户来说,行政区的划分,会让可选择的商家数量减少。对此,“点我吧”选择以门店或用户为半径,通过合理的覆盖范围从而形成配送圆圈。
      “用户不管是在‘点我吧’的PC端还是移动端,只需要输入所在的地理位置,‘点我吧’就会以用户位置为中心,把附近能够配送的商家呈现出来。”戴仁光解释,这种无分区的划分,使得配送员的配送半径增大,原本只能限定在一个区的配送员,现在可以不受区域限制,无边界地自由流动,这样大大增加了配送效率。
       假设“点我吧”的配送员从A点送餐到B点,他并不需要再返回A点,后台系统会在配送员到达B点后,划定一个配送半径,如果这个配送半径中有用户下单,配送员就可以顺路配送。所以,配送员一天可以跑很多个区,平均每天可以配送20多单,这个数字在自建配送队伍的外卖网站中,优势可见一斑。“同样的订单量,我们需要的配送人员最少,在同样的配送员情况下,我们产生的订单量最多。”
      “点我吧”同样自称为“物流”公司。“餐饮只是一个切入口,未来什么都可以做,不管是送餐还是送鲜花,本质上都是做服务。”点我吧CEO赵剑锋并没有单纯地把“点我
吧”定位为一家外卖O2O公司,而是一家“即时物流”的服务公司。所谓“即时物流”,是指点对点的配送。配送的商品既可以是外卖,也可以是鲜花、水果、快件。换句话说,只要是同城业务的小件商品,点我吧都可以做。所以,在点我吧的服务中,除了外卖业务,还有“跑腿”业务。跑腿这块业务,是在双方约定的基准距离内,点我吧收取6元/单的跑腿费,可以帮顾客取东西或者送东西。
       淘点点在大数据方面的应用可能更加彻底。淘点点在2013年12月份试水外卖业务,在2014年1月份就达到了10万份的单日订单峰值。淘点点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拆解这10万单,其实仅仅是淘点点开通的北上广杭等几大城市贡献的。如果粗略估计一下,每个城市平均单量在一万单以上,但是无论把这个单量放在哪个城市,跟真实存在的外卖市场相比,占比都还很小,甚至几乎忽略不计。
      “通过数据分析,我们发现外卖的刚需非常大,淘点点在外卖的可做空间还非常大。”该负责人还表示,通过数据显示,他们逐渐发现餐饮的消费频次本来就很高,外卖的消费频次要大于正餐的频次。吃正餐的比例比外卖比例低,一般上班吃外卖的比例高很多,周末时间预订比例升高。但是随着年轻人消费习惯的改变,哪怕周末,一对年轻夫妇也可能不在家烧饭,而是通过外卖解决,那餐饮行业的消费习惯就会完全被改写。
       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开始纷纷进入外卖市场?有业内人士分析说,因为互联网公司可以根据移动端、网络订单收集到大量数据,通过数据分析,他们能提前预测在哪个地区、什么时间用户订单可能会一下爆棚,由此,外卖公司可以提前调整运力并缩短用户等待时间,因为外卖公司的用户体验很大程度取决于能否在用户下订单后10-20分钟内把快餐送到。 这些公司也使用大数据做外卖车辆的路线优化,目的是保证如何以最有效、最省成本方式将快餐送到用户手里。

未来细分市场、中高端市场有机会

中小企业转战二三线城市

       虽然在收缩杭州市场,不过邵士杉否认了将退出外卖行业,他说,饭易得今年的重点是发展二三线城市的市场。
      “像‘淘点点’、‘饿了吗’这样的平台,大多聚集在一线城市,说白了就是北上广区域。所以对我们来说,机会在二三线城市。因为我们的模式是成熟的。”邵士杉说,事实上
二三线城市对外卖的需求同样很大,只是没有好的平台能够覆盖过去,而饭易得有6年的外卖行业经验,在这样的城市发展很有自己的优势。
      “这可能会是一个新的趋势。”陈建荣说,二三线城市的竞争相对来说不是特别激烈,而这些企业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品牌优势,在二三线城市这种优势会扩大。
       郑飞科则认为外卖的细分市场前景广阔。淘点点上,有一家专做水果外卖的店铺非常火爆,这家名叫悟空先生的水果店,曾在一天内卖出了1000只,近4000斤菠萝。悟空先生的负责人胡戟从今年春节后,才开始在杭州做水果生意。目前,悟空先生主攻的是杭州市大城西范围。
      “我们做过调查,杭州大城西有着100万-120万的常住人口。在城西推广,有助于品牌快速被消费者知晓。”胡戟说,悟空先生在城西有了不少稳定客源,每天11点过后,高峰期就来了。现在平均每天的订单量维持在100多单。
       水果外卖究竟有多火,让我们来看一下来自淘点点(淘宝旗下专做订餐、外卖的手机App)的数据。根据淘点点的统计,每天14点至15点是水果外卖的高峰期,香蕉是最受欢迎的水果品类。
      “以后的外卖,有专门做早餐的外卖,也有专门做晚餐的外卖,这是横向的细分市场。而在纵向环节上面又可以细分,比如说专门做工厂型的、品牌型的、专门做配送的。就像汽车行业,有几百到上千个工厂,每个工厂才生产一个小零件,以这种方式在完成整个产业链。外卖产业未来也会是这样子。”郑飞科说。
       最后一个普遍被行业看好的就是中高端外卖。上个月,“饿了么”获大众点评8000万美元战略入股,“饿了么”CEO 张旭豪宣布将接入大众点评外卖服务,未来饿了么将逐渐渗入中端餐饮市场,目前,这一市场的客单价平均为30-50元,且利润很高。而在切入这一市场后,饿了么将针对这一市场推出小范围的抽成盈利方式。而点我吧运营总监戴仁光生表示,点我吧之所以可以在互联网企业冲击下生存,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客单价高达100多元。
       两年前,海底捞的外卖品牌“hi捞送”开始在杭州运营。由于与传统一人份的商务餐不同,火锅外卖大多是家庭客户叫餐,人数比较多,海底捞的最低套餐价值258元/份,最贵的套餐则为878元/份,除此之外,还会收取外送费以及10%的服务费。海底捞的外卖服务一推出就受到了好评,几年下来累积了不少忠实客户,目前,海底捞的外卖团队游15人,可以辐射主城区20公里内的送餐,公司负责人表示,旺季的时候,光杭州地区每天都有60-70单外卖订单。
       海底捞的外卖野心显然更大,“去年在杭州富阳还刚接了一个203桌的包席。今年4月份在福州我们做了一个包席,就是405桌的外卖。我认为以后对杭州来说,包席外卖也是一个好的市场。”该负责人表示。
       淘点点的负责人则认为,中高端餐饮品牌之前只做到店业务,这些餐饮品牌逐渐试水外卖业务,如果配送服务商能够在配送上保证菜品的口味,那就可以预订+外卖两种模式同时来做。

《杭州》杂志社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