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金融改革与开放下的“互联网金融”

文/本刊记者 楼安娜     2014年06月30日 12:20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是金融的博弈。随着中国金融改革的深化,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已经上升到了最高国家策略。如何看待这一新金融时代?日前,著名宏观经济学家、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做客浙江大学EMBA宁波金融高峰论坛,畅谈新金融时代的开放与改革。

 

金融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已上升至最高国家策略

“金融”是非常热门的一个话题。

首先,我们关心的是金融改革,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重大决定,为中国深化改革开启了新的篇章。而金融改革是重大决定里非常重要的一个内容,也开启了金融改革的崭新篇章。利率市场化、民营银行、人民币国际化、资本账目开放、汇率幅度逐渐放宽,这些都对我们的金融和经济生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大家关心的还有金融开放。金融开放现在已经上升到最高国家策略。这次习近平总书记到欧洲访问,在每个国家都谈到一个重要的话题,就是要建立欧洲人民币的清算和结算中心,希望双边贸易,尤其是中欧之间的双边贸易更多地利用人民币来结算,能够在海外开拓人民币的资产中心,这是非常重大的举措。最高国家领导人在国事访问中将“金融开放”作为一个重要议题来谈,这充分说明金融的开放、人民币的国际化已经上升到国家最高层面战略。

之前,我也曾参加过一个代表团,到欧洲、伦敦等国讲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趋势,从法兰克福,到卢森堡,再到伦敦,所到之处给我一个非常强烈的感受,海外的金融家、海外的政府领导人、海外的企业家,对人民币国际化的热情十分高涨。德国中央银行专门成立工作小组研究如何在法兰克福建立人民币清算和结算中心,在伦敦同样如此,他们希望得到人民币国际化、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最新政策信息。

 

金融是资源配置和资产整合有效、有力的手段

金融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它是科技进步的改革、产业发展的结果。每一次工业革命都需要金融的配合,每一次科技创新都会改变金融,比如印刷术的发明促使现代商业银行产生;电报、电话的发明使得跨国银行成为可能;电脑的发明,特别是个人电脑的发明,使得真正的全球性银行,尤其是个人的零售银行成为可能……

新型金融业务的显著特征,就是金融成为资源配置和资产整合最有效和最有力的手段,开启了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新时代。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重大决定里提到,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这句话需要深入研究。怎么让市场在资源配置里面起决定性作用?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无数的新兴产业就是通过金融市场配置起来的。

从全球范围来看,PE(私募股权投资)和VC(风险投资)是新金融时代的启蒙者。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互联网热潮汹涌澎湃,PE和VC这两个创新金融工具逐渐为国人所了解。2006年,中小板开启,2009年,创办板开启,吸引了无数资金杀入风险股权和私募股权。因此,2011年有全民PE之说。海外一些中国概念股的大热,也不断吸引境外投资者,热捧主投中国的PE和VC。这是中国金融新时代的启蒙。自2006年,中国PE、VC持续快速增长,2011年,中国创投市场募资和投资均创下历史新高,2012年和2013年继续维持较快的增长。

 

互联网金融是什么?

互联网金融很难定义,目前多见的有三种定义,供大家参考。

第一种是比较官方的定义——以互联网为资源,以大数据、云计算为基础的一种新金融模式。互联网金融的主要优势有二:一是大幅度降低金融服务的成本;二是大幅度扩大金融服务覆盖的人群。

第二种定义是,互联网金融以互联网科技手段改造传统金融业务和创造新的金融业态,侧重点在于互联网的技术手段杀入金融行业,互联网是主动的一方。还有一种看法是,金融企业主动用互联网的工具,前者主动迎接后者。很多互联网的从业人员都认为这种根本不能算互联网金融。

第三种定义是,互联网金融等于互联网技术加上金融业务,等于互联网的本质加上金融的本质,等于全新的金融模式和金融时代。

其实,对互联网金融模式的定义目前还没有一个定论。我比较倾向于其中一种,就是说它是一种新的金融业态、新的模式,而不是单纯地用一种互联网手段来搞传统的金融业务,那可能不算互联网金融,只是利用互联网实现传统金融业务。

现在,互联网金融有六个模式:一是互联网支付;二是最具争议的一种模式,也就是互联网融资和互联网信贷模式;三是互联网理财;四是互联网保险;五是金融服务的搜索模式;六是传统金融业务的网络化。

 

如何监管互联网金融?

2014年可能是中国金融风险全面爆发的元年,必须未雨绸缪。

互联网金融该不该监管?健康有序发展必须以严格监管为基本前提,严格监管和鼓励发展并非水火不相容。

首先,我们应该认清,互联网和金融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不可等量齐观。世界各国对任何金融服务皆有严厉监管,没有例外。无论你是以传统方式搞金融,还是以互联网和任何其他新科技搞金融,都需要接受金融业共同的监管规则。互联网企业只要想搞金融就必须接受与其他金融企业相同的监管规则。

另外,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是绝对不容忽视的。客户信息安全保障、支付流程安全可靠、资金安全等,都是大问题。不能因为互联网是创新,就忽视其风险。一旦支付体系出问题或崩溃,客户信息大量流失或被盗,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金融支付和其他金融服务大都或全部互联网化,我国又没有掌握互联网的核心技术,国内多数互联网巨头的大股东又是外国投资者,我国金融信息极有可能被外人掌控,这可能才是最大的金融风险和隐患。

目前,互联网金融的整体规模仍然较小,处于尝试阶段。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前景和监管成为金融业乃至全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现在有四句话,叫适度监管、分类监管、协调监管、创新监管,这十六个字成为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一个初步的共识。

 

向松祚

著名宏观经济学家,现任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成员、研究委员会成员,师从“欧元之父”、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

 

   
刊社简介    订阅信息    广告价目表    广告服务    协办单位    联系我们